赤月久

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怕有一天失去对这个世界的爱

【雷卡】生与死(完)

*emmm……强迫症使我重新举起我的爪子

*小学生文笔+ooc

*求各位大佬给点建议qwq

-----------------

『终究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雷狮这样想着,慵懒的靠在床头,低头端详着这个求生欲极其强烈的少年,他举起手,指尖轻轻的碰在卡米尔闭合的眼睛上,轻轻叹了口气。

卡米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他曾设想过自己死后会变成何等狼狈的样子,但他也知道自己无法阻止那一天的到来。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羸弱不堪,苍白的皮肤紧紧包裹着略显精巧的骨架和一条条脆弱的血管,顽强跳动着的心脏仿佛已经疲惫般逐渐失去活力,一切都像是面前的死神对他发出的邀请,只等着他被动的将自己的灵魂奉献给神明。

卡米尔睡觉向来很浅,于是他感受到了那个死神对他所做的一切。他感受到雷狮冰凉的指尖触在自己闭合的眼睛上,即使只是轻轻的触了一下却仍然让人感到刺骨的寒冷,像是一只蝴蝶无声的亲吻般瞬间消散。他还未来得及绷紧身体便又放松下来,却又听见死神一声轻飘飘的叹息,随即落在眼睛上的柔软触感让他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尚且在梦里——那是一个轻飘飘的吻,像是有些留恋般的停留了几秒,随后毫不留恋的离开。

卡米尔昏昏沉沉的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随后才迷茫的睁开眼睛,心中的质疑在触及雷狮那双充满挑衅的目光中无声的打消了一半,张了张嘴想要问出来,话到嘴边却又胆怯的缩了回去。『怕吗?』卡米尔扪心自问了一句。怕的是得到确定的结果对自己内心的迷茫,还是怕得到否定的结果而跟着否定自己的想法?他自己也不确定。

雷狮很清楚自己的行为代表着什么,他对一个将死之人产生了不应存在的感情,但是他没有产生过多的迷茫,对自己的否定向来不是他的作风,与其去纠结倒不如直接面对这份感情。

卡米尔头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在害怕死亡,害怕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更害怕死去时最狼狈的一面被面前的死神看见并给予嘲笑,但是他的生命已经走入倒计时,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最后一天了。雷狮看着记录着卡米尔生命的怀表流露出了惋惜的目光。卡米尔就算感受不到自己的生命终于走到尽头也能从雷狮这一天的行为中看出问题。一大捧蓝色的玫瑰花带着尚且蓬勃的生命力出现在雪白的房间内,雷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见了他早已丢失的围巾和幼时同哥哥一切玩耍的照片。他怀揣着满心的欢喜和悲伤听着雷狮用蹩脚的借口解释这一切出现的原因,保持着同往常一般的面无表情无声的装傻充愣。可惜那时间的流逝实在太快,午夜十二点很快的来临。

卡米尔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雷狮在他身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他听见雷狮轻笑了一声,还未睁开眼睛就感受到了唇上落下一片冰凉的柔软,随后眼前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

【日常烂尾1/1】

【雷卡】生与死(后续)

*瞎写+ooc+小学生文笔

*感谢各位点开看的人……

------------------------

卡米尔喜欢有意思的东西。所以他在看到雷狮这种存在后心中只是想着要活下去,他想看那个名为雷狮的死神的判断出现错误时他的表情。卡米尔已经开始思考雷狮那张高傲的脸上会出现怎样的表情,但是“医生”进来了。

在卡米尔眼中这个医院的医生没一个正常的……倒不如说这里的病人也都不是普通病人。

他一如既往的看着那个医生一脸嫌弃的给他身旁的架子挂上新的药水,然后吐了一口唾沫在早已肮脏不堪的病床边,目光触及卡米尔冰冷的眼神后立马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走了出去,嘴里还念叨着早点死了算了之类的话。

在卡米尔眼中这个医生的到来完全是扫兴,但这不可能扑灭他心中重燃起的火焰,他只知道自己会迎来第二天的黎明……和那位死神。

……卡米尔确实没死,在所有医生对他死去的认可声中活了下来,甚至精神很好。因为他确实看到了那个死神,在午夜十二点。

雷狮原本认为这个纤弱的少年的灵魂回收起来会很快,但当他到了医院的时候他发现他错了,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点月光透进去,但也还是诚实的映出卡米尔眼中的情绪——兴奋。明明还是摆出一张面瘫的脸,但就是能让人感受到一种诡异的兴奋和骄傲,他笑了一声,说着:“怎样?你能杀死我吗?”

雷狮的惊愕只在眼神中出现了一瞬,但卡米尔还是捕捉到了那一丝感情,他感觉自己的兴奋促使着心脏在他那狭窄的胸腔中剧烈的跳动,甚至像是要跳出来一般。

雷狮眼中闪过一丝兴味,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人类。在他的认识中人类是种懦弱的生物,而像眼前的少年这样敢和他抬杠的他也是头一次见,他低低的笑了两声,转身消失在那一片浅淡的月光中,还留下一句话:

“你放心,我会一直跟着你,直到将你的灵魂回收为止。”

------------------------

……为什么我还是没写完

【雷卡】生与死

*死神雷+病人卡

*ooc+小学生文笔

*我认为没完,但不造会不会写后续……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反正瞎写(顺便求评论)

------------------------

夏天,热的像是要闷死人一样的季节。卡米尔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走在路上的感觉,许多人围着他,怕他逃走,或厌恶或讽刺的目光随着支离破碎的阳光投在他身上。然后他就被带到了这个雪白的房间。雪白的似天堂又似地狱,而自己在那雪白的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着实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卡米尔原以为自己会这样死去。他热爱着一切“有意思”的东西,这个房间里太过无趣,他早已失去生的想法。可他遇见了雷狮,那个行为奇特的死神。

卡米尔第一次见到雷狮的时候正在计算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然后一片浓重的黑雾出现在了他的床前,构成了那个死神。

当他把看似平淡的眼神投到雷狮的方向时,他的目光停在了雷狮的眼睛上。卡米尔觉得那像是自己幼时唯一一片美好回忆中的星空,让他挪不开眼睛。然后雷狮开口了:“卡米尔是吗?我是死神,名字叫雷狮。”他顿了顿,嘴角扯出一个高傲的弧度——“专门来收你的命。”

卡米尔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听到那句话后很兴奋,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感觉自己找到了有意思的东西,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雷狮早就走了。他用早已僵硬的面部肌肉扯出一个转瞬即逝的笑,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回荡在房间——

“我不会死的。”不知道在说给谁听。

【雷卡】圣诞礼物

*ooc严重……

*不知道在写啥

*祝各位圣诞快乐

-----------------

    黑道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老大雷狮,有男朋友,而且他们也都知道那个人叫卡米尔,是个孤儿。没几个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们只知道在卡米尔出现后,向来对节日不感兴趣的老大,开始认真的过圣诞节。

    卡米尔是个孤儿,众所周知。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双蓝色的眼睛而被家人遗弃。流离失所多年,被一个看似好心的富人带到了一个孤儿院,嗯,看似好心。  

    有钱人向来有些龌龊的爱好,有着美丽蓝色眼睛和精致五官的卡米尔成为了他们新的目标。卡米尔很聪明,在他们给他许多美食的情况下往往只挑一点能果腹但又没什么营养的东西,所以他一直是那副瘦骨嶙峋的样子。

    找到了新的目标的富人一直对他感到恼火,一面在表面上花大把金钱来养这些孤儿,一面在私下把龌龊的欲望发泄在其他孤儿上,把恼火全部发泄在卡米尔身上。

    终于,在一个圣诞节的晚上,卡米尔被忍无可忍的富人赶了出去。缩在孤儿院华丽大门前的卡米尔不觉得伤心,因为他很清楚里面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有多么肮脏丑陋。在他以为要冻死的时候,他遇到了雷狮。

    雷狮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但他在路过那里看到卡米尔时止住了步伐。少年湛蓝色的眼睛格外吸引人,却也格外空洞,带着一种冷漠和将死之人的从容。“有意思”雷狮想着,把即将昏厥过去的少年抱起来,在下属惊悚的目光中把卡米尔带了回去。

    半昏半醒的卡米尔只记得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和那个温暖的怀抱,在他醒过来后对雷狮产生了一种奇异的依赖感。

    雷狮并不讨厌这种安静的小家伙,他知道卡米尔身体不好,所以从不让他干累活。好在卡米尔也聪明,慢慢的成了“智囊”一般的存在,地位出奇的还挺高。

    卡米尔后来才发现,自己喜欢雷狮。他也曾想过自己是不是不同的,因为只有他能叫雷狮“大哥”。但他终究没有表露自己的心意,害怕被嫌弃然后抛弃的情感日益增长,却是有些不能直面雷狮了。

    这种情况在有一天被打破了。

    又是一年圣诞节,因为顾及有了卡米尔这个小孩,他们也开始轰轰烈烈的过圣诞了。但是地位挺高的卡米尔终究被灌了几杯酒下肚。在酒精的影响下,卡米尔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走到雷狮面前,怔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大哥,圣诞快乐。”雷狮“嗯”了一声,就没在说话。卡米尔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说了一句一直想说但又不敢说的话:

    “大哥!我喜欢你!”

    即使冷静如雷狮也不禁怔了一下,卡米尔在说完后被自己惊的酒醒了大半,看大哥迟迟没说话,就低下了头【啊……果然会被讨厌吧】如是想着,感觉像要哭出来一样。卡米尔把眼睛轻轻闭上,像是虔诚的教徒等待最终的审判一般。

    不知什么时候,所以人都安静下来,只听得见人的呼吸声。“噗嗤,你啊,果然很有趣啊!”卡米尔觉得自己听到了大哥的声音,轻轻抬了抬头,一个充满酒气的吻,无声蔓延在两人之间,卡米尔感觉自己有变得晕呼呼的,但是……【大哥这样,也是喜欢我的吧】

    雷狮把自己的回答放在这个轻轻的吻里

    【我也是】
    【就算我不相信有神,也忍不住怀疑你是神赐予我的圣诞礼物了】

-------------------